毛的故事

几年前一直很喜欢和别人说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都是这样的,有一个菇菇,从前…

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逐渐开始明白,其实没有人要听你的故事,大家都很忙,都有自己的故事。生活站在你的背后,每次要张口,便紧紧的掐住你的喉咙。

生活就像一个毛,脸盆大的一个毛,趴在你背上。没事挠你两下,你还得喂它。

后来我养了一个毛

在没有养毛的时候,我喜欢喂野猫。其实不光静安公园,中央公园也有很多流浪猫,他们三五成群聚集在凳子底下,总有好心人给它喂食。我一直不是很喜欢小动物,也不爱接近这些猫,顶多偶尔买点吃食,像怜悯穷人一样起罐头放在脚边,等这些毛聚过来吃。罐头,比干猫粮要诱人多了,很快就聚集过来一群花色各异的猫聚拢在我脚边。我很享受这些时间,

在我喂毛的时候,我有时候会看看行人,夏天,人还是挺多的,也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喂毛。有一对小情侣,也会偶尔来一两次。男生二十七,八的样子吧,很年轻,很文静,带个黑框眼镜,穿着Polo 衫。姑娘年轻一点,挺漂亮的,短发,喜欢拎一个everlane小包,衬裙为主,看着不像工作很久。虽然是在上海,Everlane 也很少见。

姑娘挺有品味,这是我第一个想法


我大概知道喜欢穿Everlane姑娘的特色,不食人间烟火,平静,和Chanel 一样酷酷的,回答问题不超过5个字。我从来没看到她大声说过什么,她是生气,扭头哼一声,边上的男生便会哈哈大笑。他们也会喂毛,很奇怪的是,和年轻情侣不一样,都是那个男生喂毛,男生好像很喜欢小动物,买的都是皇家。在男生喂毛的时候,女生偶尔也会蹲下来看,就看看,从来不摸。有时候喂完猫,他们也会在长椅上坐一会儿,女生就靠在男生肩上,不说一句话。如果他们坐下,我就会和他们点点头,他们看我也笑笑,就这么一面之缘。相对于一个想要说话都要找半天人的老菇来说,这样的生活像童话故事一样。年轻情侣一起享受工作后的小憩,晚上回家做菜,吃完一起看电视。老菇趴在凳子上,等着超市过7点半特价,然后买了骑车回家扣墙皮,搓油腻腻的手柄,抱着酒瓶入睡。每次看到他们依偎在一起,我都忍不住想要摸酒瓶,酒瓶就是我的生活。


有一天我见那个男生一个人在公园踱步,他看起来很痛苦,几天没睡好的样子,非常的伤心,比以前更瘦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走上前去搭讪:


“嘿,今天怎么没见你女朋友啊”


他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分了


这样的也能分啊??我心里想,嘴上说:“……真对不起,我看你们每天在一起,太可惜了…敢问?”


男生摇了摇头:*格不合,她不让我养猫,也不想生孩子,家里不同意,就分了。


我大概知道那种姑娘,黑色的皮包一尘不染,短发拉直打蜡,好好的归拢在耳边的姑娘,大概也是不会喜欢任何猫,狗,小孩或者一切对她规律的生活产生破坏的东西的,这些名校金融系出生的姑娘大抵在四大实*过,生活的像时钟一健康戒律,结婚和爱情对她们来说都是生活的附属品,而工作是他们的生活。和那个男生走了一会儿,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又给了他半包烟,我自己早就戒了,他看起来也不会抽烟,像吮吸母乳一样的用力,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咳嗽。小哥看起来特别痛苦的和我走,也不哭,也不说话,我说什么,他就点头,嗯嗯。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毁了。


又过了一个月。


我在那个公园附近碰到了那个姑娘,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她和以前一样一尘不染,只是纤细的手指之间多了一根烟。中山公园是不准吸烟的,她的出现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但是那根烟却让我异常烦躁。好像洁白的桌布上滴了几滴墨水一样扎眼。


“您好,打扰一下,这里吸烟好多老太太管,您小心点啊…”


“你不想问问我男朋友怎么了么?” 姑娘的语气像刚拿出冰箱的啤酒


应该是做审计的,而且我不想知道你男朋友的事情,你他妈快把烟掐了。我心里想,但我不敢说。”啊….我听他说了…“


“我们结婚一年了,他和同事出轨了,去深圳了。”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后来我决定,我还是养个猫吧。


——————————————————————————————————————————————————————————————————————————————
没想到半年之后,我回家了一趟,我也是被迫回国,因为一些事情。朋友聚餐的时候,我给他们说到这个故事,说男人有多不可靠,一个在HSBC做PM的姑娘突然问我:她是长这样吗?


我一看,熟悉的漂亮的,一尘不染的五官。


我说:是啊!就是她,你知道她?


她说,啊呀,哪能勿晓得呢,吾睬也勿要睬伊,要票子嘛,把男人和孩子踹了,和AO(注:Audit Object被审计的单位)的Manager跑到美国结婚啦,现在伊在家里相全职太太,哎!


我说:哦


果然是搞审计的,我一开始就没看错人。


回家看到我的毛,毛在吃,理也不理我。


我抱了毛坐了好久。

《毛的故事》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