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burning

     前言:    我的一个傻逼朋友,一辈子也没花钱在dota上,天天花钱冲钻玩手游。          

                    有一天我上线,看到他小金本11级了。

                    我问你他妈为啥啊。

                    他说,b神要走了,我要看看他比赛。








     12月11日的晚上8点11分,随着VG打出GG,VG2:1不敌EG,遗憾掉入败者组   
     接着论坛就开始上不去了


     很正常,VG总是输给EG, TS4 也不是什么大比赛,版本也到末期了,VG虽然和EG实力没有太大区别,但和所有的竞技体育一样,输赢是在所难免的。


     可是徐志雷又输了,距离他的电子竞技生涯结束也越来越近了。
      
     今年,徐志雷28岁,刚刚考了驾照。
     
      很多人18岁就把驾照拿到手了,徐志雷不行。他没有时间,他有好多好多英雄要练。他会玩的英雄,有的上不了场,有的打法不一样了。dota变了,而且变化速度越来越快。他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是每当到了劣势,所有的视线还会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徐志雷明白这一点,他太明白了,很多时候,这个游戏的胜利往往集中在后期的一两个位置之上,而他正好就是玩那个位置的。从去南京开始,那个喜欢玩QOP,pom SF的小伙,第一次被推到了这个位置上。那一年,徐志雷怯生生的从N3komata和longdd手中接过敌法师这个英雄的时候,他住在网吧,吃着5块钱一碗的泡面,闲暇时也闷声补刀,丝毫没有被龙神和单车的打闹干扰。龙神对他说:『Carry 这个英雄要基本功,要多练啊』。


         谁知道这一练,就是10年。
   
       在那之后,dota1 dota2 的大大小小的冠军,拿了34个,没有一个TI冠军。他继续见证了中国整个dota1时代,也见证了dota 这款游戏在中国的崛起,振兴和衰落。而在这些年里,他的队友换了一批一批,队伍也换了一个一个,和他同期打dota的选手,有的退役了正在舒舒服服的做直播,有的当了教练,有的没有打出来,去做了别的行业。比他年轻很多的选手,他们有的拿了Ti,抱着数百万奖金,开开心心坐在官方解说台上,有的正在下面的二线队神游,混吃等死。有的也和他一样还在努力为自己的一个梦奋斗,虽然并没有他那么成功。Burning回过头来,发现已经找不到和他一样大的同期选手了,四处看去,二队的人,打CDEC的人,几乎一个都不认识。Burning 望了望身边,愣住了,他们就这样一个一个的这么走了,只剩下自己和一样慢慢衰老的月如

      还好还好,月如还在真是太好了
  
     『屎包屎包,你今天几连胜啦?我已经一连胜啦~』



      他突然想起了宝哥哥。宝哥哥现在还穿着Dk的那条裤子呢,Burning想想有点好笑。logo都快磨没了还穿。


      这时他才回过神来才发现,DK,没了。


       而中国dota无敌的神话,似乎也要没了。
      
       如果说TI3 只是序章,DAC 之后,从6.84一更新,中国dota 爱好者突然发现,世界变了: 我们拿不到冠军了。中国dota王朝的崩溃正如大厦的崩塌,忽然一夜之间,我们对线再也打不过对面了,就连韩国队有的时候都能骑到我们脸上跳舞。我们觉得中国dota是中国打世界,可是回过头来发现,原来能打好dota 的不仅仅有我们。闪耀的外国新星一个接着一个,数都数不过来。徐志雷觉得自己好像手握重兵驻守边关的老将,他和西域蛮夷打了10多年,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而自己,越来越老。
     
       他对面的那个扛起carry重担的人,叫做RTZ,今年18岁。


       徐志雷想,我18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他想起了那天午后,在线上练习完一盘又一盘war3后,摘下耳机。打开一个叫RN的论坛。他打了几行字,盯着发帖键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发出去了:


      「我玩不死族的,我该如何加入职业战队啊」


        这一幕,恍若隔世。


         今天,28岁的徐志雷孤零零的站在VG的阵营中,老无所依。
      
         他的老朋友月如面对国外天才少年,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不动如山,扛着队伍进决赛了。老队友三冰依旧灵性十足,却也是渐渐失去了稳健,跳进乱军从中再也跳不出来了。双F能纵有逆天之能,然而他们是辅助啊,再厉害的辅助,身上没有装备,最后能干什么呢?他忽然发现,全世界的眼睛依然盯着他,全中国dota爱好者的眼睛也在盯着他,正如他的老朋友月如扛着VG 走进TI4决赛一样,今天这个责任轮到他来抗了。不是月如,也不是三冰双F,而是他。而他,连传统dota 的键位,都按不过来。可悲的是,这样的自己,却是中国最好的队伍,他环顾四周,想找09,想找820,想找月夜风,想找dai,他们都不见了,一个都不在了,只留下形单影只的自己,孤独的站在优势路,面对着一波又一波的敌人。他知道自己和队友说的最多的那句话就是:


         『别管我,我不会被抓,让我自己玩』


          所以,从那天开始,优势路,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那一年,longdd问徐志雷:『雷狗,carry你能打好吗?』意气风发的他毫不犹豫的说:『稳』。从此,这副担子就扛在了他的肩上。 他以为职业生涯很短,很快就可以结束,很多很好的新人都能上来,顶替他的位置,接过他的担子。代替他来为俱乐部争光,代替他来站在中国dota 的风口浪尖。他以为这副担子很快就可以放下,然后自己就可以和他的老朋友一样,做做解说,做做直播,最后做点小生意,生活安逸而幸福。他想以前吃泡面的日子,单车和longdd打架的日子里,自己做梦都想不到能拿那么多冠军。那一年每一个练习的深夜,年轻的徐志雷放下耳机,看到已经打呼的单车,和又不知去向的longdd,想,马上这一切就结束了,平静安稳的生活即将到来,再也不需要去拼什么冠军。


          很多人耻笑他, 因为徐志雷笨,徐志雷不会带节奏,徐志雷赖着不走,不肯退役。面对记者采访,说到Ehome的时候,他声音小的连听都听不见了,扭捏的抠着沙发,他太想赢了。可是他赢不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和他作对,就连天命所归的DK,似乎都不能让他拿一次真正的Ti冠军。徐志雷那么菜,似乎随便换一个carry,都能让现在的中国dota打败无数外国爹。很多人给徐志雷的队伍换了一个又一个C,如果徐志雷换成霸气,如果徐志雷换成hao,层出不穷。大家都知道徐志雷不行了,老了,没用了,徐志雷快滚吧,反正你下半辈子已经衣食无忧,荣誉拿了满手,钱,名誉,什么都有了。所以他逃跑了,退役直播喝水,和水友其乐融融,不怎么说话的他也变得开始喜欢和水友开开玩笑,讲讲冷笑话,平静的生活似乎从此开始,甜美而温馨。



          可是命运不会放过他的,因为他是徐志雷,他曾经是一个英雄。


          而英雄 ,必须扛住(carry)。


          今天,28岁的徐志雷站在城楼上,望着城外黑压压的西域铁骑,他发现,自己哪里都逃不走。时代变了,不动如山的他不在奇货可居,更不用说垂垂老矣,渐渐凋零的他了。纵然他再倔强,命运和年龄的齿轮滚滚向前,正如他一刀一刀在场上积累金钱一样,时间也一刀一刀把他的灵性从灵魂上割去。那个对线能打崩一切的徐志雷,大哥辅助中单都要求第一的徐志雷(Ehome.AAA),已经再也小时不见了。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徐志雷只有重头开始,一点一点重新熟悉这个,自己已经练了10年的游戏。没有霸气的gank意识?那就练,没有hao的操作,那就练,反反复复练那一个英雄,一盘一盘,一盘一盘的打,如同孩子学步一样,一步一晃,一步一晃。打的丑,被喷。继续练,打的烂,被喷,继续练。不会打架,那就逼着自己打。不会玩gank,那就逼着自己自己gank。就像在7L ehome dk的每一个夜晚那样,队友都睡着了,自己带着耳机,一次,一次,一次的重复。他只知道练习多了,说不定能赢,而不练,肯定是输。正如他经历的无数逆风局一样,所有的希望都在他一个人身上。他的每一刀,都是队友的希望。徐志雷记得咬着牙,流着血,扛着队友一步一步前进。


      这一次,他不再是个英雄了,而是鳖鳖。好像整个世界,都希望他失败。看着他大败而归,丢盔弃甲,被丢在历史的垃圾桶里哭泣。他们躲在阴影里,藏在显示器后面,为自己的每一个失败拍手叫好,为自己每一次跌倒欢呼呐喊。每一次跌倒,这样的人都迫不及待的,把成吨的辱骂压在他身上。因为他叫徐志雷,所以他做什么都不对,每一步,都有人跳出来说:哈哈徐志雷这个菜B。


      我在论坛里看到了这个句话:『每一个打上6000分的选手,都是对dota有理解的,凡是对dota有理解的,能看得起鳖鳖?』

徐志雷看了看马甲,马甲没有放弃,只是成绩不行,跪下来,一步一步爬,也想看一看西雅图的样子。徐志雷终于明白自己复出是对的,如果失败退役,那噩梦就成真了,他一辈子都会被口水淹没,而他的粉丝再也抬不起头来。徐志雷说,没能拿TI,他感觉对不起大家,让大家失望了。徐志雷不想看到噩梦般退役的自己,他还记得自己身披战袍狂揽10冠的那件衣服。可是队友的样子,却渐渐的记不清了。

因为徐志雷老了。

       28岁徐志雷,VG的一号位,carry。只能打开了dota2,又手选了一把火猫。他只是在用这种行动,对这个世界做出无声的抗争,徐志雷从来不说话,徐志雷觉得不需要说什么。语言太没有力量了,而练dota是真的,苦练不一定有结果,可是不练习一定没有结果。未来可能不会那么美好,可能依然黑暗无间,只是正如自己最近练习的火猫一样,每补一刀,似乎就多一点希望。而每一次 带队打架,未来,似乎就亮了那么一点。徐志雷明白,自己可能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拿到那个心仪的冠军,最终,还要成为鳖鳖,被踩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人们提起徐志雷,也只记得SG给他的评价,哦。鳖鳖啊,只会刷,6000分选手,我比他打得好。徐志雷知道可能失败是必然的,最终他还是要死在外国队手里,被高高的挂在城墙上,当成中国dota 没落的一个背影。


      那天偶尔见到同龄老友一家三口在铜陵街上漫步,老朋友抱起孩子对他说:叫徐志雷叔叔。孩子奶声奶气的说:叔叔~ 的时候。他才发现:


      自己的青春,记忆,和dk,7l,原来的那支ehome 一样,消失在了风里,正如雨中的泪光。


       想到这里,徐志雷摇了摇头,笑了笑,补下了第一个兵


      
        那匹被叫做B神的老马,今天仍然扛着重担,在中国dota没落的黑夜的里,一句话不说,一步一步前进。
      
      

甲鱼的眼泪(把SG的贴搬过来)

今天下午想一个问题想不起来,非常难受。这时候朋友过来说他被甩了,陪他聊了会儿。
朋友被甩的理由很简单,姑娘觉得另一个男*更好,于是离开了他。


Major.Vladimir Alexander  09:19:38
法克
Major.Vladimir Alexander  09:19:46
我现在发现她骗我的越来越多

我的回复如下:


没有什么骗不骗的
SAYAfurika  09:27:25
只有爱不爱
SAYAfurika  09:27:35
不喜欢选择别人,又没办法直接告诉你
SAYAfurika  09:27:37
才这样的
SAYAfurika  09:27:38



其实人和人哪有多少爱不爱的,合不合适而已,不合适自然会被分手,是这样的。因为你不如别人好,所以会更喜欢别人。不选择你的原因,不是因为很多借口和其他因素,而是你这个人不行。

   龚建是前dota世界冠军,我当时还不知道SG,不过zsmj就像现在的sumail,也有一样的三冰小汉斯一顿吹捧。YYF 09打架, zsmj刷,怎么针对zsmj都没用,猴子三路疯狂补经济,建神的光环是要远远超过其他C的。

  可是他连去ti舞台的机会都没有。他回家修电脑的两年,电子竞技的氛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他再出来拼一*,发现自己实力不行了。这个时候大家说,哦,zsmj也没什么稀奇的嘛,只不过是活在09光环下的一个二线C而已了。他也没什么商业头脑,也从来不做视频,淘宝店也不会经营,也不会抱大腿称兄道弟。所有的人,关系好的叫一声建神,关系一般的都只叫一句甲哥,唱个肥喏,就不理睬他了。别提那些甲鱼甲鱼的不停叫的了。
在LGD被王思聪挖走4人的时候,他说:当时觉得自己不行了,就退下来让给年轻人。
在复出的时候,他就停掉了淘宝店了视频制作,他说:“打职业,就好好打”

态度没什么用。

“跪着,爬也要爬去TI” “最努力的选手” “梦想” “信**仰”

都没什么用,顶不上一个TI 第四。

传奇太多了,眼泪也太多了。徐志雷每届TI都哭,张盼TI5输给了韩国人一轮游,张盼也哭。白帆被踢的时候,哭了一晚上,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Kengj被踢,kengj不哭,上微薄写长文,发牢骚,输出,输出NEWBEE,输出前队友,结果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笑话。

到最后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没什么理想和信**仰的,实力决定一切,无论你多爱她,你的爱一文不值,你对游戏的热爱和信**仰也一文不值。
就像甲鱼流下的眼泪一样,眼泪能帮甲鱼进TI吗?
每天训练10小时能帮甲鱼重新适应这个越来越快的版本吗?
每天重复的补刀能让中老年人的手重新握紧鼠标和一帮20岁不到的年轻人比反应和速度吗? 就凭一个活在YYF和09光环下的补刀机器?

甲鱼做不到,所以甲鱼只能流眼泪。

没实力的人才在深夜痛哭,就像刚被甩掉的我朋友。没实力就要被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SG不是垃圾桶,SG就是我们真实的社会,09和海涛之流干了那么多下作的事情,[size=18.018px]节奏感觉要被带疯了,09哭过吗?09乐呵呵坐在钱堆上一边看SG,一边玩着FTD.音的JB,一边想:

“一群傻diao”

SG能干什么?什么都干不了,开个新帖继续伐木

没实力是这样的。
——————————————————————————————————————————————————

虽然我改变不了社会,但是我想看到没实力的好人赢,就像在看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