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说这段故事。

一切的开始是一只kc。我在环龙b2097-1的摊位上发现它的。很明显它属于这里的某个人。

但是它又很不合逻辑的出现在这里。 因为这是电子批发市场。快递员和送餐员在6点的环龙川流不息。

曾经的环龙并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这里是卖二手照材的地方。对于我来说,无论如何也买不起当年一楼的那些放在锃亮的玻璃橱窗后,被小心呵护着的,连标价都没有的机器的。我喜欢到二楼来,这里才是我喜欢逛的地方。在无数人手上翻来覆去倒玩过的器材被廉价的放在柜子里,随随便便用圆珠笔或者签字笔标个价格。积了无数年灰的尼康4×5镜头和一堆pentex K,凤凰,美能达MC口镜头像垃圾一样堆在不起眼的角落。但是对于中学生,这里简直如天堂一样。

可是人人都知道现在二手相机不赚钱。

机器变成了二手快速消费品之后就没人珍惜他们了,500d被以极低的价格成堆放在箱子里出售,哪怕他们几年前还是旅游景区的宠儿。环龙也变成了手机市场,星光也不行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和我差不多大的人都放下机器,被肥肠压抑的生活折磨的肥肠疲劳,奔波在2号线上,哪怕他们有车。

这只kc属于某个国牌,不会认错的。但是是哪一件并不确定…这会是谁的呢?在这种嘈杂混乱的环境中,烟味和没吃完晚饭的馊味和这个头饰格格不入…

其实我马上知道了答案,小姐姐看着我盯着kc看。一把抓了过去,收到了抽屉里面,背过头去再也不看我一眼。

Lo,国内Lo,对眼神有多敏感我是知道的。正如友人说:走到哪里都像巨大的蛋糕一样。就算是在上海,哪怕是在上海。每次光大有活动,10号线上挤满了奇奇怪怪的人的上海,lo走到哪里也会被各种注视,不友善的。人们用看动物一样的眼神盯着他们认为奇怪的人,理由不过是奇怪的“这个人和我不一样”而已。 似乎穿可爱的衣服没有错,但是穿出来现就是你不对了这种毫无逻辑的理由已经在人心中深深扎根了一样。在这样的城市中,一个在电子配件市场整理手机的柜员又有多少立场去反驳她的生活呢

在今天,爱好Lolita的姑娘们似乎变成了有钱,高冷,不搭理人的存在。我不否认很多人性格里就不需要多少朋友,我就不是一个特别热心的人。可是回想起来,这一切仅仅因为穿着不同。说到麻烦,顶多也是在地铁里占据空间较大而已。对于理解或者知道这种文化的人来说尚可以理解。对于那些从来不知道这是什么的人来说,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怪异,不解和反感到底是基于什么理论呢?

“她穿的就像个荡妇,她就是在勾引我。”

和这句话传递的信息是不是一样的呢?

小姐姐身边不会有人理解她的。对于月收入不到2500的工作来说,她的父母,同事,家人都不会理解她的。穿得越华丽,受到的讥讽越多。厚重的羽绒服外套,和大家一样的打扮大概是无奈的妥协。在这种地方,所有人都穿着泡泡的羽绒服,如此清楚,以至于一眼你就能分辨出哪些是店员哪些是我这样的顾客。柜台后面,软绵绵的彩色的一团一团像蚂蚁一样忙碌。但是她还是把KC戴出来上班了。我都能想像早上她的同事拿她开玩笑的话,我宁可相信这些人是本着善意的玩笑去的。

无论他们怎么说,小姐姐还是会戴着KC上班的,在肥肠肥肠污浊的生活中骄傲的美丽着。小姐姐很好看,Angelic Pretty,我想这么说。至始至中我们没有一句对话,但是我还是想说小姐姐你戴kc好好看。虽然我不可能这么说,这会撕破平静的生活,我也只敢偷偷拍了张照片…

希望她能无视那些眼神,永远骄傲美丽的活下去。